首页 > 贵金属

中航信息IPO被否保荐商直投模式遭监管

发布时间: 2021-02-08

本报记者 毛瀚民 发自深圳

7月4日,证监会发审委否决了国信证券保荐的深圳中航信息科技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航信息”)的IPO申请。

“除中航信息本身的成长性不足之外,保荐商国信证券旗下公司国信弘盛突击入股这样一种大多数券商采用的模式正遭遇监管层的重视也可能是中航信息不能过会的因素之一。”7月12日,中信证券投行部一位高管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证监会7月8日正式宣布将证券公司直接投资业务纳入常规监管,并发布了相关监管指引。今后券商直投公司设立及包括成立直投基金等业务都需向地方证监局报备。

新的监管规定要求,证券公司直投部门不能投资本券商已保荐的拟上市公司。这意味着直投公司在自家保荐项目上市前突击入股的做法将成为历史。随着首个冲关的“保荐+直投”项目铩羽而归,被视为灰色交易的证券公司保荐直投模式正遭遇冲击。

国信弘盛失落1亿元

证监会否决中航信息上市之后,发布了《证券公司直接投资业务监管指引》,新规要求:证券公司担任拟上市企业的辅导机构、财务顾问、保荐机构或者主承销商的,自签订有关协议或者实质开展相关业务之日起,公司的直投子公司、直投基金、产业基金及基金管理机构不得再对该拟上市企业进行投资。

在中航信息的主要股东中,国信弘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信弘盛”),是其保荐人国信证券的全资子公司。资料显示,国信弘盛2008年8月成立,主营业务为股权投资,注册资本10亿元,其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胡华勇,现为国信证券董秘、投行事业部负责人。

中航信息披露的预招股书显示,国信弘盛主要从事股权投资以及股权投资顾问,截至2010年12月31日的总资产为1.14亿元,净利润521.11万元。

中航信息并非国信弘盛的第一个项目。此前,后者曾在金龙机电等10家IPO前一年内进入,有明显的“突击增资”意味。此次国信证券“直投+保荐”中航信息,“切入”的时间点也相似。申报稿显示,去年5月13日,国信弘盛向中航信息以每股4.88元的价格认购公司新增股份500万股,共计投入2440万元,持股比例为5.43%。

以中航信息2010年度0.57元的每股收益及深交所信息技术板块大致45倍的市盈率预计,如顺利上市,发行价可能高达25.37元,国信弘盛持股的账面市值或高达1.27亿元,轻松“斩获”近1亿元利润。

深圳一位不愿具名的创投人士对记者表示,PE在企业IPO或者重大资产重组前突击上市在A股市场并不是新闻,但国信弘盛利用“自己人”做IPO保荐的时机,突击投资上市项目博取高收益,或影响保荐公正。

股权频繁转让

记者查阅中航信息的招股说明书,历次股东的进进出出呈现的击鼓传花之旅颇为精彩。除了保荐商国信证券,战略投资者浙江天堂硅谷也铩羽而归。在公开发行前,中航信息的主要股东分别是:张健全和常远分别持股2,414.25万股,占26.24%;天堂硅谷、国成投资和国信弘盛分别持有中航信息2,030.00万股、574.20万股和500.00万股,分别占22.07%、6.24%和5.43%。

中航有限设立时,在12名股东的出资中,股东何一平持有其7.7%的股权,但其中1.65%的股权实际却为谷德敏出资并委托何一平代持,1.65%的股权实际为牟玉田出资并委托何一平代持,其余4.4%的股权为何一平以自有资金出资实际持有。

2003年中航有限第一次增资时,广东省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机关工会委员会(以下简称“广晟工会”)持有5%的股权,出资额为100万元;而何一平所持的7.7%的股权,当初的出资金额为154万元。这就意味着,在持有相关股权3年后,广晟工会等股东却几乎以当初出资的“对折”变现退出。

2006年8月23日,广晟工会、何一平作为转让方分别与深圳市广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广晟”)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广晟工会将所持有的中航有限5%的股权以52.27万元转让给深圳广晟;何一平将所持的中航有限7.7%的股权(含代谷德敏、牟玉田持有股权)以70.5万元转让给深圳广晟。一年之后的2007年9月3日,张健全将所持有的中航有限5%股权以140万元转让给陈明。这说明,相比广晟工会的转让价格,同样数量的股权在1年后的定价却几乎高出200%。

2007年9月24日,中航有限第二次增资,并引入了新股东天堂硅谷,每股增资价格4.29元。同年12月26日,中航有限第五次股权转让,鉴于中航产业的名称与该公司类似,张健全、常远拟将其注销,为此,将其持有的中航有限的股权分别转让50%给张健全和常远。由于转让方中航产业的股东与受让方均为张健全、常远,因此,本次股权转让的价格定为每股1元。

“除非二次包装再次冲刺上会,否则作为PE的天堂硅谷和国信弘盛的前期突击入股的投资,就真的掉进天堂啦。”深圳一家创投公司总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被否三大主因

7月12日,记者拨打中航信息董秘钟林的电话,其助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钟总正在开会,稍晚会给你一个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接近深圳证监局的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中航信息被否的主要原因和其自身成长性不足也有关系。”在中航信息上会前,市场就质疑,其利润近三年突飞猛进是因为政府补贴。说明书显示,2008-2010年其净利润从396.59万元跳至1970.88万元,同期政府补贴则分别为63万元、143.19万元和397.87万元。如除去政府补贴款外,其2010年净利润相比2009不但没有增加,反而有所减少。

公开信息显示,中航信息主要从事专业打印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主要产品为存折票据打印机。目前银行业仍为存折票据打印机主要用户,报告期内公司对银行客户的销售收入占公司销售收入的比例超过80%。    

“这个行业是客户高度集中的行业,其产品过于单一,客户依赖度过高,这就形成了其销售市场过于狭窄,抗风险能力差。”上述证券公司投行人士说,“从公司在2009年和2010年的盈利能力来看,其市场需求已趋于平稳,公司进入一个平稳发展的状态,而市场也进入了相对饱和的状态。”

中航信息历年的前五大主要客户,都是诸如中行、农行、招行等大客户。申报稿显示,2008年至去年三年期间,中航信息的前五名主要客户销售总额占当期总销售的比例依次为41.81%、41.74%和51.86%。

中航信息申报稿显示,虽然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盈利能力良好,经营业绩稳定增长,“但如果银行业经营出现周期波动或者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信息化建设速度放缓,将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此外,中航信息募集资金用途,监管层也有质疑。据披露,其此次募集资金的用途主要用于募投新的产品产能线以及建立产业基地等。

“目前其每年6万台的产能已能稳定供给市场,募投之后每年产能将增加到9万台,新增的近50%产能如果不能被消化,将造成投资重复浪费,与目前我国的产业政策并不相符。”上述接近于有关监管层的知情人士透露。

记者还了解到,中航信息之前有关厂房皆为租赁,而其大部分生产程序也皆为外包,现有募投项目用于建立产业基地,其原本的生产独立性不足以支撑起募资的需要。

 此外,在中航信息近几年的非经常性收益中,政府补贴这一“外快”收入的增长速度近年来可谓突飞猛进。特别是去年,公司这项收入还高于同期净利润的增长,也就是说政府补助间接地虚肥了公司的净利润。同时,也存在严重依赖大型银行客户的现象,并且主要客户集中度并没有降低的趋势。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15989277188

Copyright © 2012-2021(www.moresdk.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