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市场

“营改增”迎中期大考

发布时间: 2021-02-15

  营改增带来的改革红利不单是减税——通过消除重复征税,这一改革还为服务业发展释放更大空间,加快经济转型升级

  中央改革指导意见:推进增值税改革,适当简化税率。
  ——摘自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

  2014年2月,是最新纳入营改增试点的全国邮政业、铁路运输业企业迎来的首个申报纳税月,也是率先试水的上海市在改革两周年后迎来的新报税月。

  作为中国税制改革的“重头戏”,短短两年间,营改增试点推进之快,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没有一项改革像营改增一样获得各方面如此广泛的认同,这一改革凝聚了宏观领域“最大经济政治公约数”:既是国家加快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棋子”,也体现结构性减税的政策效应,更具备催生全面改革的特殊功效,成为深化财税改革的突破口和主线索。

  根据国务院部署,到2015年,中国将全面完成营改增,届时营业税将成为历史。如今棋至中局,人们在关注营改增“中期大考”成绩单的同时,更关注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背景下,营改增将如何引领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涉入深水区。

  2年减税超1800亿元
  官方数据显示,2012年,上海、北京等12省市营改增试点全年减税426.3亿元。2013年,进一步扩围后的营改增共为企业减轻税负约1400亿元。两年超过1800亿元的减税规模,凸显改革减税效应。

  作为国家“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经济大棋局下的重要一步,营改增带来的改革红利不单是减税——通过消除重复征税,这一改革还为服务业发展释放更大空间,加快经济转型升级。

  来自上海的数据显示,两年来,上海市第三产业占全市生产总值比重从2011年的57.9%提高至62%,服务贸易进出口额占全国比重达到30%左右。

  “参与营改增试点两年来,集团累计减少税收2408.8万元。我们将节约下来的资金投入到旗下日化产品的科技研发中,目前每年的研发投入达到全年营收的3%,技术创新能力明显提升,实现了本土品牌的自主创新。”伽蓝集团公关总监陈娟玲说。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朱青表示,营改增的减税原理,在于取消了重复征税,有助于改变产业链条短尤其是“微笑曲线”两端的研发设计和营销发展不足的产业结构,细化产业分工,加快经济转型升级。

  “在时下的中国,不能从单一角度审视营改增,而应从整个经济社会发展进程中全面解读这一改革的意义。”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说。

  阵痛
  举凡改革都会伴随阵痛,营改增亦不例外。

  在湖北省黄石市大冶有色金属集团总会计师谭耀宇看来,营改增使得集团税收总体有所降低,但对物流公司的影响却令人担忧。改革前,物流企业一年收入8800万元,纳税约300万元,改革后,一年须纳税700万元,税收成本增加了400万元。

  “以后如果全部开征增值税,就存在行业取得抵扣链条不完善的问题。” 谭耀宇分析说,物流行业之所以税负增加,很重要的原因是抵扣不完善,如过路费、人工成本等都不能抵扣,增加了物流企业负担,这些成本最终会通过市场转嫁到下游。

  腾讯网财税中心副总监赵杰夫介绍,科技类企业人力成本很大,不能抵扣会加重企业负担;而公司电信服务需求大,有消息说未来电信业税率是6%或11%,如果是后者,企业就会增加税负。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认为,营改增试点后,企业税负总体减轻是毫无疑问的,不过难免会有少数企业税负增加,但这不足以影响改革红利的释放。

  “评判企业税负变化,不能单看某一年的变化,而要放在一个更长的时间轴和产业链上观察。”

  上海财政局税政处处长印征平说,自2012年底起,上海市交通运输业税负增加的情况渐趋平缓,2013年全行业一般纳税人已经实现了整体减负。

  “虽然试点初期企业税负有所上升,但这种增加是暂时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旦营改增在全行业全面铺开,企业税负肯定会下降的。”华谊兄弟(300027,股吧)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丁琪说。

  财政部科研所副所长刘尚希认为,后续营改增全面扩围涉及的诸多产业链和环节,如何设计增值税抵扣等问题具有极强操作性,需加强制度设计,研究“营改增”扩围各产业链条增值税抵扣等细节的政策配套。

  同时,目前营改增4档税率导致企业盈亏两重天,影响下一步改革和经济运行,应尽早简化税率,参照国际通行做法,保证绝大多数企业税负降低。

  倒逼财税改革提速
  目前,营业税是百分百的地方税,而增值税则是中央和地方按75:25分成,营改增后如何稳定地方税收体系,成为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的一道难题。

  湖北省黄石市地方税务局局长刘强说,目前黄石市每年营业税约15亿元,占地方税收收入的三分之一。虽然营改增试点改革过渡期原营业税收入仍归地方,但改革全面推开后,如果地方仅保留税收基数,未实行税收同步增长机制,地方财力将受重大影响。

  江苏省徐州市财政局副局长姚礼宾介绍,营改增以来,全市已减税20多亿元。

  “现在我们都担心营改增等税制改革给地方税收造成的影响。”贵州省息烽县财政局局长张天伦说,未来并轨后是否调整分成比例是个问题,如果调整,希望国家加大对贫困、边远、人口多地区的转移支付。

  “当前,应以营改增为契机,完善地方税体系,包括资源税、环境税、房产税下一步需要紧锣密鼓推进。”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苏明建议,中央地方之间收入分成也需要改革。现有增值税、所得税分成仍有改革空间。

  而在朱青看来,目前关于地方税体系建设的争议仍很大。有观点建议所得税都归地方,流转税归中央;还有观点建议改造消费税为地方税,征收前移至零售环节。“现在来看,还没有太好的办法。”朱青表示,当前,营改增带来的构建和完善地方税体系问题已势在必行,这既是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的一道难题,也是下一步全面深化改革的突破口。

Copyright © 2012-2021(www.moresdk.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